今年份的发言总结

我今年发表过很多引起争议的言论,比如:

  1. 中医与西医的问题
  2. App 窃听推广告的问题
  3. Apple OCSP 的问题
  4. 中年软件工程师为什么不受待见
  5. 程序员这一称谓的问题

这些发言会引发争论可以说是必然的,因为这和我的发言动机密切相关:当我看到大众认知与真相不一致时,就会迫切的想澄清真相。

一是将西医和中医看作对立体系而不是进步和传承的误解。

二是以「巧合」去相信大公司以窃听的方式推送广告(其实就单说这个巧合,在总概率上也并不罕见)。

三是恶意地去揣测大公司的动机,然而事实上只是一个疏忽。

四是解释这个现象是职业发展曲线和市场需求导致的,不是企业黑心。

五是试图强调创造力对于软件开发者的重要性。

那么既然是要挑战多数人(或者说不少人)的意见,自然会引发争论。从另一个角度说,正是因为会有争论所以才有了讨论与发言的必要性,如果说了句让所有人都赞同的意见,那基本就是句废话。

这在过程中,收获了一些推友的很有价值的意见,对此表示感谢。

但是也有不少评论,是出于愤世或嫉妒等负面情绪而生,虽然理智上我知道该忽略掉他们,但看多了不免还是有点心烦。

然而最让我烦心的一种言论,是本身不带有恶意,或者不是明显出于恶意,但是言论背后的逻辑是扭曲的,或者是在一些细微末节的问题上反复纠缠,遇到这种言论我会本能的去回应,最后不管是否说服了对方,都耗费大量时间精力,但说实话这个过程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折磨,我没有任何收获。

这使我不得不考虑以后不在 Twitter 上发表言论,因为这件事对于我来说是负收益。且大多数人只喜欢看到自己所赞同的言论,只要看到一个不赞同的观点,发言人就是傻逼。那么只要说的话足够多,终会被这类人列为傻逼。(虽然我并不在意这类人的评价,但总归也不希望这种评价存在)

但我也不愿因此主动放弃掉发言,我们大都对社会的各种问题有所不满,而发言就是改进社会最有效的手段之一。这同时也是公民义务。不去谈敏感话题,不去「冒犯」别人,是逃避主义。我们幻想能有一个代表真理和正义的发言人来替我们反驳那些谬论,但其实最终只有我们自己能为我们所坚持的真理与正义发言。

但在解决掉这个矛盾前,我会暂停掉在 Twitter 的发言,我需要寻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发言方式和渠道,和值得的人去交流。

iOS Freelance Developer, Technical Advisor